中國人“精明”是因競爭環境太惡劣

    來源:     作者:     瀏覽次數:1500

說中國人精明,這絕對是夸中國人。中國人確實非常精明,做什么事情都能夠找到捷徑,并且這種捷徑可以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至于是不是因此而讓別人的利益包括公共利益受損,那就不是中國人最喜歡考慮的問題了。這樣一說,看節目的你恐怕就明白了,我在這里所說的中國人的精明,并不是一個褒義詞,并不是在贊而是在罵。
中國人國民性中的精明由來已久,而之所以要精明化生存,當然和環境的惡劣關系密切;同時,中國人也普遍相信,如果用正常手段博取個人利益,則付出的成本會很大,得到的卻可能會很小。反之,搞潛規則,開權力的后門,走旁門左道,甚至走歪門邪道,則付出的成本會很小,得到的卻可能會很大。于是,在惡劣的競爭環境中,很多人選擇了精明化生存,想方設法鉆規則的漏洞,甚至直接打破規則,超越規則。
我們知道,雖然中國在歷史上曾經有過輝煌的時候,無論是大唐帝國,還是大明帝國、大清帝國,它們在經濟上曾經達到過世界非常高的高度,一度還是世界最高點,在這種情況之下,中國的國民為什么還要千方百計地精明化生存呢?難道不精明,按照常理出牌,就一定會輸嗎?說到這里,我們就不得不說,就算是在中國的盛世時期,中國人活得其實也并沒有多少尊嚴。你別看有那么多的文學作品如詩詞歌賦,發出一片聲又一片聲的贊美,但真正的贊美指向的卻大多是最高權力的擁有者,而不是普通的百姓。在《二十四史》中,包括在大量的野史中,你所能夠看到的也還是官員們的身影,而很少會出現咱普通百姓的故事。
這說明什么呢?說明在中國的傳統社會中,官員也就是權力的擁有者,始終處在食物鏈的頂層。不僅處在食物鏈的頂層,而且他們手中的權力也大得很難被控制,由此以來,就造成普通百姓要想很好的生存,就必須采取向權力屈膝下跪的辦法。既然向權力屈膝下跪,既然向強者低頭,那么在底層與底層的競爭之中,勢必會采取很多潛規則生存的辦法。
這樣一來,就造成了中國人的精明化生存越來越普遍,慢慢的,底層人身上的國民性劣根,就蔓延到了整個社會。不僅在傳統社會中,那些士大夫活得非常精明,普通百姓也同樣是非常精明。大家你算計我,我算計你;你算計皇上,皇上算計你;底層算計權力擁有者,權力擁有者算計百姓。在這種算計之中,再加上并沒有一個通行的公開規則,于是乎人人都喜歡走歪門邪道,人人都喜歡挖別人的墻角,壘自家的院墻。
咱們舉一個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例子,比如賣饅頭的。饅頭是很多人一日三餐的必備品,而賣饅頭的呢,也同樣存在著競爭。如果你的饅頭賣得比我好,我所要做的,就是按照正常的規則,努力提高自己的工藝,做出超出你的水平的好饅頭,或者在服務態度上比你做得好。總之,這是按照正常規則展開的良性競爭,你比我好,我比你更好。通過這種好上加好,消費者吃到的饅頭,必然是天底下最好吃的饅頭,也是最有營養的饅頭,得到的服務同樣也是天底下最好的服務。
可是,在日常生活中,從我們的日常經驗出發看到的,是這種良性競爭和良性循環嗎?顯然不是。相反,是惡性循環,陷入的是惡性競爭。你的饅頭不是賣得比我的饅頭好嗎?那么行,我就在饅頭中添加各種各樣可以使口感、面相比你好的物質。至于這些物質是不是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,是不是因此讓消費者的生命健康受到威脅,那就不是我要考慮的問題了。
不僅如此,為了使我的饅頭看起來比你的饅頭更白,我還要采取硫磺熏蒸的方式。用硫磺熏蒸之后,我的饅頭就顯得特別特別白,又白又嫩,比美女的乳房都要白,都要嫩。這樣一來,我的饅頭擺上攤面之后,自然是人人垂涎三尺,看一眼流口水,看兩眼欲罷不能,看三眼就非掏錢買來享受不可,不知道的以為真是在享受饅頭,知道的會哈哈一笑心領神會,那不是在享受饅頭,而是在享受“美女饅頭”。這樣一來,我的饅頭自然就賣得好,而你的饅頭呢,也就慢慢地賣不掉了。
然而,對競爭失敗來說,怎么辦呢?會就此金盆洗手,另行擇業嗎?不,絕不!既然你玩陰的,我也就玩更陰的,玩狠的,也就是采取比你更惡劣的手段去制作饅頭。于是乎,我們看到,這種惡性競爭的結果是,饅頭慢慢變成了毒饅頭,很多人看到市場上賣的饅頭,不但沒有了胃口,反而會充滿憂慮甚至恐懼:我該不該買饅頭,該不該吃饅頭呢?雖然饅頭是真好看,又白又嫩的,勝似“美女饅頭”,但一口下去,就不定就會慢性中毒,既破財,又生災。可是,不吃饅頭又肯定不行,這是生活中的主食啊!于是,既然市場上賣的饅頭不能讓人放心,唯一放心的辦法就是自己在家里做饅頭。
可是,做饅頭需要面粉,而面粉從哪里來?只有從市場上購買。市場上的面粉經銷商就像饅頭的經銷商一樣,也同樣存在著競爭。這種競爭和饅頭的競爭一樣,由于大家心中同樣沒有神圣的公開規則,所以,面粉經銷商們也采取了走捷徑的辦法,千方百計讓自己的面粉看起來比競爭對手的面粉白、比競爭對手的面粉滑。這樣一來,他們不是采取提升面粉加工工藝的辦法,而是往面粉里面加滑石粉。于是,就算我們從市場上購買了面粉去做饅頭,做好的饅頭也沒有用硫磺熏蒸,更沒有添加對身體有害的物質,可是由于面粉里已經有了滑石粉,所以我們自己做的饅頭也依然是毒饅頭。
這個時候,我們就可以看出,商人們的精明事實上已經對公眾的生命健康構成了巨大威脅。照這么說,我不從市場上采購面粉,我自己種麥子行不行?行是當然行,可問題在于,種麥子需要麥種,麥種需要埋進泥土里,那么麥種是不是轉基因的?轉基因究竟對人體有害還是沒害?這個問題,直到現在還是爭論不休。在這種情況下,一些精明的人就開始采取隱瞞的辦法,偷偷開發、銷售轉基因的麥種。事實上,不只是麥種,相當多的豆類、蔬菜、瓜果的種子,也是轉基因的,有的是在地下銷售,有的則是公開銷售。
當種子種進土地之后,你并不知道這個土地的成分究竟是不是符合安全標準的。因為,由于環境的污染,土地中的污染物包括重金屬含量、農藥殘留等等,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,一般的種地者很難做出測定。而我們的環境保護部門呢?又始終將土地中的這些污染物含量視作國家秘密,不管媒體怎么窮追猛打,也不管公眾怎么質問,反正就是不告訴大家。環保部門的這種做法,當然也是一種精明,它假如要是告訴公眾了,假如是真的有問題,責任自然就追究到了它的頭上。為了不被追究責任,它當然會采取瞞的辦法。這一瞞不當緊,就算公眾想自力更生,男耕女織,過田園式的生活,也同樣沒辦法保證生命和健康的安全。
你看,這一路精明下來,是不是讓我們的社會成本急劇增加了?當然,你也可以說,我那兒的土地沒有問題,但即使如此,種地總要用水來澆灌吧,而水是不是又受到了污染呢,水是不是又符合農業灌溉的標準呢?于是,很多人依然不敢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。因為我所知道的是,在我們的國土之上,一條又一條“母親河”被污染的程度日益加深,這種污染通過灌溉農作物,同樣會進入到我們的體內。
所以說,由于中國人的種種精明,造成了整個中國社會處處是可怕的陷阱,甚至處處是可怕的地雷,而我所說的,卻僅僅只是一個饅頭的邏輯鏈而已,并且這個邏輯鏈條還不是最全面和完整的。事實上,在我們的整個國家中,類似的事情,比這個大得多的事情的處理辦法,也往往會被采取精明的處理方式。可是,最終我們看到的是什么呢?由于我們的精明算計,算計掉了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,算計掉了我們賴以幸福的健康,算計掉了我們賴以自尊的靈魂,算計掉了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互信,算計掉了最常識的公序良俗,雖然我們的腰包越來越鼓,但文明與道德的含金量卻越來越少。
中國人的精明,事實上體現在社會生活中的方方面面。我再舉一個小小的例子。比如說,有些人為了讓孩子上好一點的學校,為了讓孩子在學校里面能夠受到特別的照顧,于是采取各種送禮的辦法。這樣人以為,自己送的東西老師接受了,就會特別照顧自己的孩子,而別人的家長未必會送,就算是送也未必會有自己送的好,所以自己的孩子就肯定能受到很好的照顧,于是自己的精明就達到了目的。
而實際上呢?這樣的精明反而形成了更加惡劣的后果。因為他們的做法引發了一連串的負面效應,當別的家長看到有家長去給老師送禮,于是,因為擔心自己的孩子會吃虧,便也迅速效仿之,不得不送、不敢不送、不能不送。你送、我送、他也送,就造成了我們的一些老師慢慢變成了唯利是圖者,我們的一些校園漸漸變成了銅臭化的交易場。在校園里,老師越來越精明;在校園外,家長越來越精明。當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們,都變得越來越精明的時候,那些被教出來的孩子,不就是一個一個的小精明鬼嗎?
如此發展下去,中華民族不就成為天底下最精明的民族嗎?可是,由于這種精明所算計的僅僅只是個人的私利,而不是公共的利益,由此公共利益就受到越來越大的損害,最終呢,這種損害的結果又會反作用于每一個人的身上去,從而讓每一個人就必須更加精明,于是一個惡性的循環就此形成,精明化生存就成為國人的信條,精明就成為國人的國民性特征之一。
中國人什么時候開始學得如此精明呢?為什么就不能不那么精明呢?為什么就不能輕輕松松、坦坦蕩蕩、自由自在地活著呢?    無論是在傳統社會中,還是在今天的現代社會中,難道不精明的人就真的活不好、活不下去嗎?恐怕并非如此。關鍵是你怎么計算得和失。
前些年不是出了一個“油條哥”劉洪安嗎?當別的炸油條的人都在精明地利用廢油算計消費者時,這個“油條哥”宣布自己決不使用“復炸油”。油條杜絕復炸后,成本也相應增加,為此,劉洪安將油條的價格每斤提高了1元,“從每斤4元漲到了每斤5元” 。可是,來吃早餐的人卻不減反增。看似他很傻,很不會算計,甚至可以說他很不會做生意,但最終呢?他獲得了巨大的成功,不僅油條賣得好,而且被媒體廣泛報道,迅速占領了道德制高點,大家也給他送了一個綽號“油條哥”。2012年,劉洪安獲得中國好人、河北省道德模范、河北省食品誠信先進個人、“感動河北”人物等多項榮譽,2013年9月26日又被評為第四屆全國道德模范——全國誠實守信模范。
“油條哥”的出現說明了什么?說明在我們這個社會中,最需要的恰恰是那些“不精明”的、大智若愚的人。當然,這個“不精明”是打上引號的。當這樣的人不僅考慮自己的利益,也考慮他人的利益,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的時候,這樣的良性做法,自然又會帶來更多的良性效仿;而這樣的良心行為,也自然也會得到更多的良心呼應。于是,在良性的發展之中,“油條哥”的生意越來越大,越做越好。
像這種例子,恰恰是需要我們中國人好好思考的。假如我們人人都不那么精明,都稍稍“傻”一點,最終會有一個什么樣的結果?你會發現,自己與人溝通的時候,不用勾心斗角,也不必每天都是猜猜猜;而是直來直往。這樣一來,我們活得該有多么輕松呢?
當然,中國人之所以這么精明,之所以要精明化生存,也和我們的制度不完善、規則沒有受到尊重、法制不健全等,有著密切關系。正是我們的社會制度出現了這樣那樣的漏洞,正是權力不受控制,才讓人們有了精明的空間。假如我們建立起一套完善的規則,凡是違反規則和打破規則者,都會受到懲處,使其得不償失,那么,精明的中國人一定會做另外一種算計。
而這種算計呢,就會使規則越來越受到尊重,人人敬畏規則,人人按照規則去生活,去校正自己的言行,慢慢地,整個社會就會成為敬畏規則的社會,每一個人就會成為敬畏規則的人。有了公開透明的、大家都可以看到的、都愿意自愿遵守的規則,人們當然不必要也不愿意再去走捷徑,再去搞歪門邪道。因為人們會發現,如果自己搞了歪門邪道,失去的將會更多,得到的將會更少,甚至什么也得不到,賠了夫人又折兵,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。既然如遵守規則會得到的更多,破壞規則會得到的更少甚至會賠本,精于算計的國人自然會選擇遵守規則,這同樣是符合經濟理性人規律的。
最后,我想告訴大家的是,精明化生存事實上會讓人活得很累,也讓人活得很委屈,沒有絲毫的尊嚴感。這樣活著,說句難聽的話,是豬狗一樣的生活,甚至是豬狗不如的生活。與其這樣活著,何不堂堂正正活著?與其非要走歪門邪道,才能獲取自己的利益,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何不通過自己的努力,也通過制度和規則的完善,讓自己透透亮亮、清清爽爽地實現自己的利益,并使之最大化?恐怕,這樣的利益最大化,才是真正的利益最大化,并且可持續到永久。只有到這個時候,精明的國人才算是真正的精明,反之則是最大的愚蠢。

友情鏈接
5S培訓 傳奇畫家網 山東在線 華夏網 收藏網 經濟瞭望網 九州新聞網 百歌新聞專線 長株潭新聞網 湖南經濟新聞網 中南網 琉璃河新聞網 廣西熱線 資訊中國 福州熱線 河北之窗 浙江品牌網 旅游信息化 中國社會經濟網 中國企業報道
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人才招聘 | 聯系我們 | 訂閱中心 | 網站地圖 | 文章索引
統籌信息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-2020 tongchou.org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18號1號樓B1608
服務咨詢QQ:601346133 1065134970      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ICP經營許可證號:京ICP備1203311號-2  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608號
福彩安徽时时彩